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打開珍稀動物王國的一扇窗

编辑:admin 日期:2022-01-13 07:44 分类:114全年历史图库2020年 点击:
简介:雖然要面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殘酷自然法則,但在大自然的環境下生長、未經馴化的野生動物構就了自然界的野性之美。 近期,調整后的新版《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以下簡稱《名錄》)經國務院批准,由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農業農村部向公眾發布。新版《

  雖然要面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殘酷自然法則,但在大自然的環境下生長、未經馴化的野生動物構就了自然界的野性之美。

  近期,調整后的新版《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以下簡稱《名錄》)經國務院批准,由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農業農村部向公眾發布。新版《名錄》調整實施后,海南省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有161種。

  生活在這片萬物生長的島嶼中,每一個物種都不是一座孤島。近期公布的新版《名錄》意義重大,成為這個時代追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最新注腳。

  新版《名錄》調整實施后,海南省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有161種,包括29種一級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和132種二級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

  “30多年間,我國野生動物保護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國家瀕危物種科學委員會原常務副主任蔣志剛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一些瀕危野生動物得到有效保護,瀕危程度得以緩解,而部分野生動物瀕危程度加劇,還有一批新的珍貴、瀕危物種隨著研究的深入被發現,需要及時保護。對《名錄》進行科學調整十分必要。

  新版《名錄》不僅對一些野生動物曾經的保護等級做出調整,還對原有《名錄》物種全部予以保留的基礎上,新增了517種(類)野生動物。納入國家重點保護范圍、保護級別升級,意味著對物種的保護力度明顯加大。

  我國於1989年頒布第一部《野生動物保護法》,32年后,才對野生動物名錄進行了大的調整。在此之前隻進行過兩次小的修訂,分別是將麝和穿山甲從二級調整到一級。

  新版《名錄》的公布,可以說是對我國目前野生動物生存現狀和保護情況的一次全面梳理,這一極具裡程碑式意義的《名錄》關系到未來幾十年中國野生動物保護的發展方向。對於野生動物來說,它們能否進入新版《名錄》,在名錄上是什麼級別,可能決定了整個種群的命運。

  此外,這份新版《名錄》也為人們探知陸生野生動物王國打開了一扇窗。新版《名錄》的980種和8類物種中,686種為陸生野生動物,294種和8類則為水生野生動物。海南有161種陸生野生動物物種被納入保護范圍,佔全國的23.5%。

  作為一個邊界清晰的地理單元,海南島這塊被海水環抱的陸地,擁有極為豐富的生物多樣性。這裡不僅擁有我國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好、連片面積最大的大陸性島嶼型熱帶雨林,還是中國濕地類型最豐富、最多樣化的地區之一,自然生態優勢極其明顯。許多令人大開眼界的陸生野生動物在這兒自由生長。

  根據新版《名錄》,在海南島這片土地上,分布著29種一級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和132種二級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其中,哺乳綱15種,鳥綱121種,爬行綱13種,兩棲綱2種,昆虫綱9種,蛛形綱1種。

  對於所有關注野生動物保護和從事野生動物研究的人而言,《名錄》的更新無疑是一個值得欣喜的成果。許多生長在海南的珍稀陸生野生動物走進大眾視野,保護者也能夠為物種保護更好地發聲。

  32年后的首次大調整,讓越來越多的物種入住這份“新名單”。與舊版《名錄》相比,新版《名錄》中增加了不少有可能受到生存威脅的物種。海南省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從原來的11種增加到29種,除了黑臉琵鷺、穿山甲、大靈貓、小靈貓等16種陸生野生動物從二級調為一級外,還有從非國家重點保護調為一級的勺嘴鷸、黑嘴鷗和黑腳信天翁。海南省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也從原來的92種增加到132種。

  新版《名錄》傳遞的積極信息,背后也隱藏著管理的挑戰。從生態角度看,可以將海南這161種陸生野生保護物種分為三大類:一、以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為代表的熱帶森林物種﹔二、以濕地鳥類為代表的濕地物種﹔三、窄域分布的以兩棲、爬行動物為代表的小型動物。相對清晰明朗的歸類,對海南野生動物保護提出了明確的方向:除了要重點保護具有鮮明海南特色的熱帶雨林生態系統和濕地生態系統外,還要加強分布面廣、量小、多樣性的動物棲息地生態系統(群落)的保護。

  島嶼對於特有種的孕育有著天然的優勢。在161種海南省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中,12種海南特有種和23種海南特有亞種的存在,成為新版《名錄》中備受矚目的一大亮點。其中,在海南省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中,被冠以“海南之名”的海南長臂猿、海南山鷓鴣、海南孔雀雉是當之無愧的海南特有種。

  廣受關注的海南長臂猿於1989年就被列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在新版《名錄》中仍然是一級保護級別。作為海南熱帶雨林的旗艦物種,這一全球最瀕危的靈長類動物的存在也彰顯著熱帶雨林的物種多樣性。

  “第五種群正在形成”“猿家喜添丁”……從不足10隻到5群33隻,近年來的眾多喜訊都說明海南長臂猿保護工作成效初顯,種群數量逐漸恢復。目前海南長臂猿僅存活於海南霸王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除了猿聲,屬於海南山鷓鴣和海南孔雀雉的清亮叫聲,也縈繞在海南島中部和南部山區。但由於受到非法狩獵和生境破碎化的影響,海南山鷓鴣的數量急劇減少,變得極為罕見,海南孔雀雉的現狀同樣不容樂觀。

  新版《名錄》的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名單裡,海南麂、海南兔、海南畫眉、霸王嶺瞼虎、海南瞼虎、周氏瞼虎、海南脆蛇蜥、鱗皮小蟾、樂東蟾蜍也均為海南特有種。

  千鳴百囀的嘰喳聲由遠及近,鶯聲燕語從四面八方涌來,林木茂盛、山巒起伏的海南島鳥浪歡騰,被稱為“鳥的天堂”也不為過。在海南省161種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當中,121種鳥類以絕對壓倒性的數量優勢佔據了新版《名錄》的大頭。

  “鳥類跟人的關系十分密切,一些鳥類會受到人類的影響而數量劇減。不少鳥類對人類生存有很多益處,比如處於食物鏈頂端的猛禽和貓頭鷹等,它們對於維持整個生態系統的平衡是很重要的。”海口畓榃濕地研究所所長盧剛表示,這些也是鳥類物種在海南省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中數量最多的重要原因。

  新版《名錄》中,從原先的國家二級保護升級為國家一級保護的黑臉琵鷺引起了眾多關注。這種面色黝黑、有著一張琵琶形大嘴的珍禽,是全球最瀕危的鳥類之一,因其扁平如湯匙狀的長嘴,與中國樂器中的琵琶極為相似而得名。飛行時的黑臉琵鷺,頸部和腿部伸直,有節奏地緩慢拍打著翅膀,仿佛正在舞蹈,亦因其姿態優美平緩,又被稱為“黑面天使”或“黑面舞者”。

  目前,黑臉琵鷺這一濕地“明星物種”在IUCN(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物種紅色名錄中被列入瀕危等級,種群數量極為稀少。琵鷺家族有6名成員,隻有黑臉琵鷺是瀕危物種。對於棲息於濕地的黑臉琵鷺而言,生態環境的變化才是其瀕危的直接原因。

  以濕地鳥類為代表的濕地物種是海南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的一大類。具有較高生態多樣性和物種多樣性的濕地生態系統在海南的保護,仍面臨著許多挑戰。

  “現在保護區和濕地公園裡,尤其是一些紅樹林的區域被保護得還不錯。但在保護區之外,城市和養殖業的發展,以及污水的污染等原因,讓濕地的生境(物種或物種群體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在不斷地喪失和退化。”盧剛說。在他看來,黑臉琵鷺算得上水鳥中特別的“幸運兒”。

  黑臉琵鷺喜愛河口、泥質灘涂和紅樹林等區域,在海南有幾處穩定的越冬地,分別是東寨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海南東方黑臉琵鷺省級自然保護區、儋州新英灣、樂東鶯歌海,以及位於儋州和臨高交界處的新盈濕地區域。

  相對其他水鳥而言,黑臉琵鷺的棲息、越冬地大都在保護區內,讓它們的生存威脅較少。十幾年來,全球黑臉琵鷺的數量呈較為快速的增長態勢。今年1月黑臉琵鷺全球同步調查發現,海南記錄到的黑臉琵鷺的數量是106隻。

  除了萌態可掬的哺乳動物、數量繁多的鳥類物種之外,新版《名錄》中的兩棲類和爬行類也“分量十足”。窄域分布的以兩棲、爬行動物為代表的小型動物是海南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的一大類。

  “新增加的11種兩棲爬行類物種中,鱗皮小蟾、樂東蟾蜍、霸王嶺瞼虎、海南瞼虎和周氏瞼虎為海南特有物種,其分布范圍較窄,種群資源一旦被破壞很難恢復。”海南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院長、教授汪繼超告訴海南日報記者,目前在保護區范圍內的兩棲爬行類棲息地基本獲得有效保護,但保護區范圍之外的溪流、沼澤和池塘等濕地生境的保護仍然有待加強。對於棲息地的保護主要是減少林木的砍伐和水質的破壞,降低人為活動的干擾。

  與舊版《名錄》相比,新版《名錄》中海南省新增陸生野生爬行動物9種。鱗皮小蟾、樂東蟾蜍作為此次新版《名錄》中海南唯二“上榜”的兩種兩棲類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分布在海拔350米—1400米的低地雨林和山地雨林中,種群分布區狹小,繁殖期對產卵場生境要求較高,因此種群數量相對較低。不過,目前這兩種蟾蜍遭受人為捕捉的壓力不大,隻要能做好適宜棲息地生境的保護,其種群數量就能維持相對的穩定。

  海南省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有161種,包括29種一級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和132種二級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

  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海南特有種3種:海南長臂猿、海南山鷓鴣、海南孔雀雉。

  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海南特有種9種:海南麂、海南兔、海南畫眉、霸王嶺瞼虎、海南瞼虎、周氏瞼虎、海南脆蛇蜥、鱗皮小蟾、樂東蟾蜍。